我怀念的

Posted by bluesky blog on November 28, 2014

  如今已离开北京,来到武汉快一年了,或许是在北京待的时间不算太长,我也很快就适应了在这边的生活。城市的样貌,节奏大体上是相同的,连这边的空气,雾霾也和北京相似。北京和武汉,一个在北方,一个在南方,地域上的跨度,最为体现在饮食上的不同。

  在没去北方之前,我吃的豆腐脑,是白花花的,再放点白糖,吃起来香甜嫩滑。刚来北京,吃早餐的时候要了一碗豆腐脑,顿时觉得纳闷,这是豆腐脑吗?上面有一层黑糊糊的东西,还放香菜,吃起来呢,咸的,豆腐脑有些老,不过味道还可以。第一次吃完后,颠覆了脑海中一直以来对豆腐脑的印象。不过吃着吃着,就开始喜欢这种咸的豆腐脑,那上一面一层是卤,用木耳香菇淀粉等做成的,比起单调的白糖,自然是有滋味得多。

  记得有一段时间,我总是在离公司不远的的早餐摊里吃早餐,摊呢,就相当于露天的,在马路边支起几个棚子,放一些桌椅板凳就开始经营了。虽然条件简陋,但卖的早点种类齐全,早餐摊里的父亲负责炸制油条,油饼,母亲负责盛粥,盛豆腐脑,收银,女儿负责做小笼包,鸡蛋,兼收拾碗筷,一家三口分工明确,早上忙忙碌碌,但也井井有条。每次去,总是人很多,有时候还要等座位。有时我会吃一碗豆腐脑,和半屉小笼包,或者一碗豆腐脑,一个鸡蛋,又或者是一碗豆腐脑,一张油饼,总之那会儿,豆腐脑是少不了的。

  关于豆腐脑,有两件事印象比较深,一次是吃完后,付钱的时候发现钱包没带,只好硬着头皮对老板娘交待,老板娘看着我,咧嘴一笑说,没事,你天天在这里吃我认识你,明天再给也一样。我感激不尽,第二天早上依然来吃早餐,并补上前一天的钱。另一次,当我向平常一样吃早餐时,老板娘突然催促我们快走,并收起桌椅,看见不远的城管的车子,联想到北京这几天开的重要会议,顿时知道原因了,一位本来悠闲吃着早餐的大爷,前面的桌子被老板娘麻利的收了,凳子也被强行挪走,老板娘手里也没停,嘴上说,不能怪我啊….老大爷手里还端着冒热气的豆腐脑,不得已只能站着,大爷是生气了,对着不远的城管扯着嗓子喊,你倒是让我把这碗吃完再来啊,喊完之后,赶紧再喝几口,周围的人都笑了。

  卖早点的,总是会起很早,北京的冬天不仅冷,而且风大,去吃早餐的时候,看见他们裹着厚实的旧袄子,手脸冻得通红,在感叹他们淳朴的同时,也深觉生活不易。现在在武汉,吃的豆腐脑,都是放点白糖上面,清淡寡味,若向店家问起是否有咸豆腐脑,他们便迷惑不已。

  另外一物,是驴肉火烧,这是河北的特色小吃,估计河北离北京近,所以北京的大街小巷,总能看到卖驴肉火烧的店铺。我常去的那家店,离住的地方很近。傍晚下班后,肚子不算太饿,也无需太多食物果腹。两个驴肉火烧,一碗豆腐汤,刚出炉子的火烧,表皮香脆,里面夹杂着切好驴肉,一口下去,火烧的脆,和驴肉的筋道完美的结合在一起,让人欲罢不能,再配几口豆腐汤下去,真是堪称完美。吃完后,肚子八分饱,再加上身体暖洋洋的很是舒服。有段时间,工作繁忙,总是加班到深夜,回去的路总会钻进这家店吃上几口,店里面黄色的灯光,散落在四周的几个顾客,一只猫蹲在椅子上,看着电视机里放的电视剧,我边思索着一些事情,边吃着驴肉火烧,身体虽然有些累,但内心很充实。

  除了这两种,当然还有其它的,比如,羊杂汤,那种熬出白色的羊杂汤,我自己做了好几遍也没有做出来,喝羊杂汤当然是冬天的首选,喝完后,不能立马出门,因为出了一身汗,得等一会儿,不然会感冒的。还有一些面食,比如兰州拉面、担担面、刀削面、油泼面。以前我是一个很少吃面食的人,去了北方后,也不知何时开始频繁的吃起了面食,这就是入乡随俗吧。

  要是一些称之为美食的东西,在武汉还有迹可寻,反而这些家常便饭,很难吃到的。刚来到武汉的一段时间里,我总是苦恼,吃什么呢?那些记忆里平平常常的食物,总时不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让我怀念不已。